江晚吟

宣个群。亲眼所见 亦非真实。
一切恐惧 源于未知。
如您所见这是一个第五人格语c群 本群不禁白 皮可重五 欢迎您的光临。占tag致歉——稍后会删。

『雷安』忘川.

#cp雷安/安雷(无差).

#有死亡.

#若ooc致歉.

深色天空与紫蓝海面辉映连为一体,繁星在海上点下细碎银粉,温柔起伏的浪花在月下镶上白边,抚摸着墨色的礁石。棕发少年随意坐在崖边,双腿随意凝晶溜炎轻轻摇摆。海风撩起额间发丝显出莹绿的眸子,此刻眸羽微垂神色温和平静,肩后凝晶流焱紧贴着白衫,领带末端飘起又落下,指间微拢握着一条绵长的白色头巾,上面浸满的是发黑的血迹。
安迷修已经很少有时间来这里静静待一会,太多的赛事和任务经常让他忙的喘不过气。也不是没有迷茫过,只是心中至高无上的信仰让他不允许自己质疑所谓的正义。岁月流连时间眨眼飞逝,见过太多太多人性本质的黑暗和世间的残酷,就算坚毅如最后的骑士也开始怀疑一直守护的道义。
昂首抬望夜空,深邃的蓝和梦幻的紫交错构织造成的画卷让他的眼前过一次浮现那双瞳孔。不知觉间拢紧手中头巾微微颤抖。
恶党……
莫非,是你对了?
这世间真的没有什么正义可言……
自从雷狮倒在他的剑下的那一天开始,安迷修再忘不了那人鲜红的身影,已经弄不清自己对他抱有怎样的感情。指间轻轻摩挲着头巾,金色五星印依旧清晰可辨,思绪渐渐开始游离至遥远的记忆,仿佛那人还在跟前,嘴角上翘的王者的弧度与紫眸里不羁的狂傲若在身边,似乎还能听见他放荡的言语。
“谁都无法影响我前进的步伐 你也一样 安迷修。”

他是这么说的。

果然是不可救药的恶党吗?
但是雷狮,你终究还是倒下了。
安迷修垂首发丝遮挡双眸分不清喜怒,曲膝轻巧立足一点直起身,涛声依旧浪花翻滚,手中白巾飞舞于空中划出痕迹,再次睁眼时回归平静的瞳中多了一份安宁。
是的,雷狮——
在下阻止不了你,你也改变不了在下。
也许我无法要求世间人们皆如我一样,遵守着在你看来是如何愚蠢的骑士道。但是我信仰它,守护它。
这就够了。
我们都不必因为外界环境改变自己,我们也绝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所以哪怕道路不同,我们依旧有一样的地方,雷狮。
不用嘲笑我,我们是一样的。
所以请继续追寻你的自由,在下也依然做在下的骑士。
尽管我们都可能是这世上最后一位这么做的人。
望着渐渐泛白的天际线和慢慢澄清的海边,安迷修手指一拢,收回肆意在风中飘舞的头巾,唇角勾起温润可人的微笑,白衣飞扬,领带亦悠悠轻浮。

安迷修转身默然往回走,后面海平线已经开始变得淡金染上微红,照射的他的身影越发清朗。
天亮了呢。雷狮,你就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睡吧。
等你醒来,一切一定都会变得光明而自由。

end。

『雷安』向死而生.(序)

#cp:雷安.

#长篇望支持.

#若ooc致歉.

——雷神之锤轰砸而下 冷热双流交叉身前 双武相撞的那一刻 星烁于夜幕昭告世间再无何物能够阻碍心线相连。


夕下残阳似血染红大半天际,赤与金互缠昼及夜更换,黑紫云雾笼罩西边林丛展现一片诡异画卷,浓墨重彩粉饰不尽凄凉悲壮气氛油然滋生。尽管日落余热未消化作不强烈却黏稠气流扰人阵阵,林间突兀大块空地树木倒地残骸隐约可见,一道道触目裂痕肆意侵虐令人心颤,几处血迹侵染于土间随时间推移渐渐凝固转暗点缀出诡魅纹路。

                安迷修大口喘息间带出点点血沫狼狈至极,白衫破碎被红色液体侵蚀,领带松散斜系于颈侧由身体起伏略微摇晃。血痂内绿眸不复神采倒出另一人身影。尽管连站稳都已须拼尽全力指尖仍是紧握凝晶流炎,感知到不远处的元力波动眉间微蹙抿唇望人。

                雷狮的状况亦是堪忧,锤端已是深红五指紧拢借力起身,白色外套展开内侧黑衣染上深色。晚风撩起他翩长头巾舞于空中无暇在意,残余的阳光射于他稍显苍白的脸颊上唯那抹王者独有的笑意弧度不减反之加深,足下狠狠确立重心抬肘雷锤握于手中于空间挥出虚线惊动空气。

               “啧。一群鶸也想着趁火打劫。”

                闻言安迷修眉宇间升起几分担忧半合的眸定定看人,良久垂下睫羽扬起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

               “别说大话了,恶党。”

                霎时四周已是压压人群,锋利目光四射显然未把重伤的两人放在眼里,无意识后退的两人最终蓦然靠在一起。

                青锋划破空气,雷锤舞飞战意。

                残日愈发刺目洒于二人脸肤微泛透明,雷狮紫瞳微转侧目向人,正巧对上那人绿眸莹光闪烁于夕下,相视而笑。

                “雷狮,下辈子别再见面了。”

        
                “你上辈子也是这么说的。”

               

【雷安】青锋弑雷锤


cp:雷安(无差)

有死亡。

有ooc。

夏末的深夜 寒蝉凄切 晚风微醺。繁星点点于树下棕发身影交相辉映。安迷修侧倚着树五指稍松凝晶流焱双剑随意靠在他腿侧。

安迷修睫羽低垂阖眸小憩。晚风拂过带起他胸前领带末端起而复落 却是毫不在意。蓦然异声入耳 安迷修猛然转头睁眼喉咙微微滚动 因他这毫无征兆的动作 本倚于他腿侧的双剑顺势先后倒地交叉一块 发出清脆的声响。安迷修无暇顾此 祖母绿的眼睛四下寻找着什么 半晌后终是不得 定定驻足良久 嘴角微扬带起抹毫无感情的弧度。他闭眸重重呼出口浊气 缓缓出声 声音之中掺杂着显而易闻的颤抖:
“恶党……”

凛冽寒风带起雷狮头上因激战而松松垮垮的头巾 他手中的雷神之锤早已被安迷修轻挑脱手。此时的雷狮再无雄狮的高傲 下颚被安迷修凝晶挑起 不得不睁着被血痂覆盖的紫眸仰视着眼前眉梢微蹙的人。安迷修居高临下垂眸凝人瞳孔 睫羽低垂敛去眸中神色 顷臾淡淡启唇。

“你就这么想死么?”

回答他的是一声沙哑的嗤笑。雷狮缓缓抬臂一瞬手心已然篡紧凝晶剑身 他残破不堪的身体根本不在乎这与身体上几处致命伤处相比微不足道的伤口。不待安迷修反应过来 雷狮五指归拢折肘剑尖插入自己腹部。直觉一凉疼痛席卷全身 白衣浸血。雷狮紫眸半阖缓缓抬眼迎上安迷修的灼灼目光 雷狮原本猩红的眸子此时已然被平静释然取代 喉中结块瘀血使得他启口颇为艰难 几次启唇无声 终是惊动一丝空气。

“被你说对了……老子还真……想死呢。”

言罢折肘到底剑身完全贯穿他腹部 太阳穴突突的震动 困意与疼痛如潮水般涌来似乎要将他淹没。雷狮勉强将沾染黏稠血液的眼睑于睫羽分离开来 竭力催动脸部肌肉试图勾勾唇角终是不得。此时安迷修已然反应过来 眉心蹙成一团 五指稍松剑柄 雷狮顺势倒下 再也站不起来。染血的头巾任其飘落在地。安迷修抿唇一线偏头不再看雷狮。

雷狮的身形终是逐渐变淡 在他即将数据化回收之前 安迷修分明听到一声“安迷修 下辈子我还是会做个恶党。让你死在我手里。”声音如同往常那般自信不羁 仿佛只是平时的吵闹。

安迷修猛然睁眼 只是眸中已是映不出雷狮的身影 唯有点点光芒渐渐消散于空气之中。安迷修口中恶心的金属味蔓延开来 狠狠啐了一口 垂首整理了一下衬衫 同时睫羽微垂敛去眸中的复杂。他偏头望了眼地上带血的白色绵长头巾 吐出口浊气遂俯身拾起篡在手心。安迷修定定凝视良久驻足不语。

……

安迷修抑制住略略急促的呼吸 因回忆而复杂的神情持续了几秒便迅速被平静所取代。安迷修曲膝俯身拾起凝晶流焱于之间翻转五指归拢交叉于身后。起身蓦然抬首 狭眸映月 满月悬空 有点点繁星点缀 驱走了夜幕黑黢黢的骇人 安迷修思绪渐渐游至遥远的记忆。

“师父 骑士道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这个……当你长大后 遇到了正确的人便会明白。”

安迷修缓缓睁眸 嘴角微扬勾起抹温润笑容。拿出头巾 白色绵长头巾之上尽是血染的暗红。安迷修屈膝单膝跪地 晚风带起他额前些许碎发。闭眸折肘将头巾凑至唇边 轻轻一吻。一字一句启口:

“我发誓 将对所爱 至死不渝。”

end。